欢迎光临
健康品质生活资讯

“百香果女童”被害案再审改判死刑 母亲称为女儿讨回公道

原标题:“百香果女童”被害案再审改判死刑 母亲称为女儿讨回公道

图为再审宣判后陈礼言(右一)泣不成声。 翟李强 摄

中新网钦州12月28日电 题:“百香果女童”被害案再审改判死刑 女童母亲“为女儿讨回了公道”

作者 杨陈 翟李强

“(法律)总算还给女儿一个公道!”时隔两年多,51岁的陈礼言日期夜盼的正义没有缺席。

28日上午9时许,备受社会关注的“百香果女童”被害案(即10岁女童小燕子被强奸杀害案)在广西钦州市灵山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撤销原二审判决,改判杨光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当天,凌晨5点起床的陈礼言在多位家属的陪同下,8点左右到达灵山县人民法院门口。在面对中新网记者的采访时,陈礼言坦言,既期待又害怕。“我相信法律会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在庭审现场,陈礼言不时低头抹泪,直至宣判完毕,她在家人的搀扶下走出法院大门,泣不成声。“我们会尽快让小燕子入土为安,不再让她躺在冷冰冰的殡仪馆里,她已经在那里两年了。”

图为广西灵山县人民法院。 翟李强 摄

10岁女童命丧山岭 家庭贫困艰难度日

小燕子的家位于灵山县伯劳镇平心村委板凳下村,因父亲早逝,母亲陈礼言靠种果树、打零工、领低保抚养4女1子长大,一家六口原来居住在两间旧房里,其中一间是泥瓦危房。

2018年10月4日,10岁的小燕子在贩卖自家的百香果返家途中被同村29岁村民杨光毅持刀刺伤双眼及颈部并强奸。杨光毅在施暴后,拿走小燕子贩卖百香果所得32元,将小燕子装入蛇皮袋,扔至水坑中浸泡,后将其抛尸在一处山坡。

期间,陈礼言与家人、警方、村里乡亲找遍了整个村子也不见人影。直至两天后,杨光毅在其父亲的规劝下前往公安机关自首,警方才找到小燕子的遗体。

2020年12月中旬,中新网记者在小燕子家看到,原本的那间危房已于今年8月变成了砖瓦房,陈礼言在房门口搭了两个铁皮屋,一个存放杂物,一个作为厨房。

“这些衣服被褥都是亲戚朋友送的,家里条件差,幸好孩子们都很懂事,帮我一起干活支撑这个家。”陈礼言说,原本大女儿在深圳打工,二女儿考上大学,三女儿读初中,小燕子和五弟读小学,一家人其乐融融,“我再穷再累也会让孩子吃饱有书读,没想到小燕子说没就没了。”

图为陈礼言代理律师侯士朝介绍案情。 翟李强 摄

犯罪手段极其残忍 依法不予从轻处罚

2019年7月12日,广西钦州中院一审认为,杨光毅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影响大;虽系自首,但根据杨光毅犯罪的事实、性质和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决定对其不予从轻处罚,因强奸罪判处杨光毅死刑。

“当时收到这份判决,我们以为案子终于可以结束了,总算还给小燕子一个公道,家里也打算给小燕子办后事,重新开始生活。”陈礼言说。

然而,杨光毅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20年3月,二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根据杨光毅有自首情节等案件具体情况,改判其犯强奸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对其限制减刑。

陈礼言说:“我们跟杨光毅无冤无仇,他这样残忍地杀害我女儿。如果他放我女儿一条生路,我还可以原谅他,但是现在我一点都不会原谅他。”

案件生效后,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调卷审查。期间,被害人母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3日指令广西高院再审。

广西高院经再审认为,杨光毅犯罪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杨光毅虽有自首情节,但结合其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对其不予从轻处罚,对该案作出上述改判。

陈礼言的代理律师侯士朝对中新网记者表示,以强奸罪判处死刑是对杨光毅所犯罪行的整体考量,判决书依据非常充分,事实非常清楚,我们对判决结果表示认可和满意。再审判决彰显了人民法院打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决心。

凶手专挑独处留守女童下手 多次实施骚扰猥亵

小燕子家的百香果林离家约数十米,从果林沿田间小路前行,穿过竹林及一条马路,便是杨光毅家,相距不过数百米,约10分钟路程。

“再度开庭审理前,我们走访调查发现,杨光毅并非首次猥亵女童。其中,村里有个女孩,就在小燕子被害的同一个地方,也遭遇过他的尾随、拦截、强行搂抱;还有一个女孩,在同样地方被他强行扛到肩上,准备上山时,挣脱后才跑回了家。”侯士朝介绍。

本案再审期间,广西高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依法为杨光毅指定了辩护律师,依法对申诉方提交的新证据线索进行了调查核实。

在宣判时,法庭也对杨光毅多次骚扰猥亵幼童的犯罪事实予以采纳,并根据杨光毅事前、事中及事后的表现和证人证言等,认为其是一个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成年人,没有必要进行精神鉴定。

侯士朝分析,杨光毅犯罪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例如他经常观看黄色淫秽视频,平时有偷盗女性内衣裤,经常跟踪偷抱其他女童,使女童造成心理阴影。“杨光毅有一定犯罪选择性,专挑独处女童、留守儿童等下手。前述遭到骚扰的幼童有些不敢说,有些由于自我保护意识不足,不认为这是一种侵害,没有告诉家长,导致杨光毅更加肆无忌惮。他的行为在某些条件成熟情况下,就会上升为暴力犯罪,此次案件就是如此。”

女童家属盼回归平静 打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任重道远

从2018年10月4日案发,到2020年12月28日再审宣判,陈礼言说,杨光毅对小燕子没有表现过任何的悔意和道歉,自己也没有收到杨家任何的道歉和赔偿。“案发后,我们曾找到杨家商量民事赔偿的事,对方不仅没有答应,连句道歉都没有。再后来,杨家人将大门紧锁,逃离了村庄。”

2019年一审判决后,陈礼言曾向灵山县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赔偿诉讼。

侯士朝介绍,民事赔偿部分目前在执行阶段,灵山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已调查核实了杨光毅的财产线索,暂时还没查到其有财产,执行起来有一定难度。目前我们已经向法院提出申请,建议能否由杨光毅父母利用宅基地、耕地等进行赔偿,法院也将结合有关部门意见考量是否有执行空间。

当天再审宣判后,陈礼言在庭上崩溃大哭。“杨光毅被判了死刑也换不回我的女儿,女儿死得太冤了!等了两年多,我整个人的精神都垮了。接下来我只能尽力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把几个孩子照顾好,平平静静地生活。”

陈礼言告诉记者,下一步,他们打算向民政部门申请减免殡仪馆的相关费用,争取在2021年农历新年前办好女儿的后事,让女儿入土为安。

小燕子的舅舅陈天传对当天宣判表示满意,“坏人总算得到惩罚了,外甥女可以安息了。希望姐姐能够重新开始,照顾好儿女,坚强地生活。”

记者在小燕子的家乡板凳下村走访时,村民邓女士指着百香果林告诉记者,小燕子出事后,现在村里的小朋友都不敢从这条小路走了。有些家长不放心,亲自接送小孩。

中午放学时分,田间小路空无一人,路上放学的学生,要么有家长陪同,要么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几乎没有看到形单影只的孩子。

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对各类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违法犯罪要依法严惩。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一般不得适用缓刑,一般不得假释。

侯士朝认为,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必须从家庭教育、安全教育、性教育等多方面入手,需要家庭、社会、学校等参与进来,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各地应进行多种形式的、深入人心的普法宣传。对于此类猥亵、性侵儿童案件,应当加大惩罚力度,震慑潜在的犯罪分子,防患于未然。(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文链接:https://www.sohu.com/a/440968258_123753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悠讯在线 » “百香果女童”被害案再审改判死刑 母亲称为女儿讨回公道